·站在十字口的比特币

站在十字口的比特币
来源:http://www.catfightblog.com 作者: * 发表时间 : 2017-10-05 15:38

  5月12日,全球99个国家和地区发生超过7.5万起电脑病毒事件,是一个名为“想哭”(WannaCry)的软件。俄罗斯、英国、中国、乌克兰等国“中招”,其中英国医疗系统陷入瘫痪、大量病人无法就医。中招电脑、手机被黑客远程锁定,如想找回重要资料,需以比特币向黑客缴纳高额赎金。一时间比特币一词在各大搜索引擎流量骤增。

  2009年,比特币刚出现时,提议的交易价是1美元兑换1300个比特币;2010年,比特币首次公开交易时价格仅为0.03美元/个。2010年5月22日,一位美国男士用1万比特币购买了两份披萨饼,而8年后的今天,1万比特币价值超过2000万美元,可一举买下一大批披萨饼连锁店。

  早期的比特币主要用于在线打游戏支付金,而后不断向旅游、购物、科技、教育、、奢侈品等领域快速拓展。据相关调研机构统计,目前全球已有超过5万户商家支持比特币支付。

  随着应用领域的不断扩大,比特币开始进入投资领域。美国著名风险投资数据公司CBInsight对2012年至2017年区块链全球投融资增长数据的统计显示,2013年起,投资人/机构在比特币及区块链领域的动作明显增多,2013年累计投资超过9500万美元,而2016年该数据为5.6亿美元,增长达4.8倍。

  面对陌生的比特币“怪兽”,全球许多国家依据不同的国情和金融,在动态中不断应对监管难题。基于风险考虑,目前大部分国家对比特币都持谨慎态度,纷纷将比特币交易纳管体系。对比特币及其交易活动的态度可分为两类,一类是承认比特币及其交易活动的性,并出台相关监管规则;一类是认定比特币交易活动非法。

  2013年6月,议会对互联网虚拟货币比特币作出决定,对持有比特币一年以上的交易予以免税,此举被业内解读为变相认可比特币的法律地位。

  2014年年底,法国经济和金融部门对使用比特币和其他数字货币的金融机构和个人使用者实施监管,要求匿名性,了税务系统的相应条款,数字货币也需缴纳资本所得税。

  英国对比特币并未进行大量监管,也未要求比特币贯彻KYC(认识你的用户)、AML(反洗钱法)原则,央行使用数字货币背后的区块链技术来对其进行监管,并提供新方式来刺激经济。

  2015年1月30日,意大利央行对数字货币做出了声明,批准在国内使用加密货币的法律。今年又称比特币及其他数字货币不是货币,不稳定并可能被用于非法活动,央行不对使用或失去比特币的用户提供任何。

  在,以往购买比特币、使用比特币兑换商品和服务时需分别纳税。今年7月1日比特币立法生效,数字货币交易减税。2017—2018年度预算宣布数字货币交易不再重复缴税,允许数字货币可用于消费。

  2014年年初,俄罗斯称虚拟货币可能被用于洗钱或资助,并宣布使用比特币违法。2015年1月,俄罗斯监管机构Roskomnadzor宣布,将全球最大的比特币交流社区之一的七大比特币信息和资源网站拉入,但5月俄罗斯地区法院对此做出了撤销决定。今年2月,俄罗斯银行副行长斯科罗博加托夫(Olga Skorobogatova)表示,今年将决定数字货币是否可被视为资产、现金或证券。4月,俄罗斯财政部副部长莫伊谢耶夫(Alexey Moiseev)在接受采访时说,希望于2018年承认比特币和其他加密数字货币,以便加强对非法转让行为的打击力度。8月,俄罗斯第一副总理舒瓦洛夫(Igor Shuvalov)公开表示,正在就创建加密货币挖矿中心进行讨论,与此同时,一项旨在为包括比特币在内的数字货币提供监管框架的法案正在落地。

  新加坡2013年将比特币等同于商品处理,对比特币被出售或者对商品支付收取一定赋税。2016年,新加坡金融管理局(MAS)宣布了对特定数字货币企业的监管计划,要求比特币公司在经营中必须确认顾客的身份,并对可疑交易,以遏制比特币洗钱等违法活动。今年8月1日,MAS表明,如果数字代币构成证券与期货法案(SFA)中监管的产品,其发售或发行将受金融管理局的监管。

  日本对比特币持态度,日本金融服务局(FSA)此前宣布,承认比特币等虚拟货币具备“类财产价值”,可以用于支付和数字交易。今年4月1日,由内阁签署的《支付服务修案》生效,从而使比特币等虚拟货币在日本成为“的支付方式”。7月1日,新版消费税正式生效,比特币交易免除8%的税收,日本成为比特币交易第一大国。

  在韩国,约有100万人持有比特币。作为全球比特币交易规模最大的国家之一,韩国一直对比特币等数字货币的监管与加强反洗钱调查紧密联系,但立法者最近修正了国家电子金融交易规范,议会党代表Park Yong-Jin提交了旨在定义和更好地管理加密电子货币业务的修正案。

  以色列认定比特币等加密货币为不同于金融证券或股票的资产,出售这类货币适用于25%的资本利得税,同时对交易加密货币的交易所收取企业所得税和17%的(VAT).

  在印度,全国三大交易所包揽了全球约11%以美元计价的比特币交易,且交易量一直在上升。今年6月20日,印度正式承认比特币的地位,并决定成立特别工作组制定比特币监管规范。

  阿根廷央行副行长Lucas Llach不久前表示,该机构以及阿根廷都支持比特币的使用,并且不会这一数字货币。

  颁发了全球首个比特币基金牌照,拥有众多比特币创业公司和比特币自动取款机。截至2016年9月,拥有超过20个比特币ATM,而目前正筹备举办全球规模最大的区块链会议。

  今年9月24日,欧洲央行副行长维托尔·康斯坦西奥表示,比特币不是货币,而只是一种投机工具。他同时认为,比特币对货币政策不构成,可以将比特币的崛起比作300年前的“郁金香狂热”。

  美国因实施联邦制,各州情况各异。今年7月26日,SEC宣布发售数字代币即ICO“受联邦证券法管制”,但未对比特币提出监管意见。美国各州负责比特币监管的部门也有所不同,如纽约州是NYDFS,伊利诺伊州是财政与专业监管部IDFPR。州今年4月通过5031号法案,数字货币交易所需要申请牌照,同时要求第三方审核,还要购买一定金额的“风险债券”,债券额度与其前一年进行的交易规模相关。这导致大批比特币公司脱离州,去往管制较松的特拉华州等州。美国其他州也在积极推进牌照化管理。2015年9月,创业公司Circle获得第一张比特币牌照BitLicense,但2016年12月该公司宣布放弃比特币交易所业务,重点转为支付领域。之后纽约州NYDFS正式授予加密货币交易所Coinbase在该州经营业务的许可证BitLicense.NYDFS还向从事比特币创业的Gemini和itBit两家信托公司授予了银行执照。

  对于比特币的衍生金融产品,不同监管部门态度不一。年初SEC以市场缺乏监管为由驳回了两份比特币ETF的申请,而7月25日,加密货币交易平台运营商LedgerX LLC则获CFTC的批准,正式成为受美国联邦监管的数字货币交易所及衍生品合约清算所。

  起初,精通计算机的人才纷纷来“炫技”挖矿,带动了全球的“挖矿潮”。随着比特币越挖越少,人工逐渐跟不上,市场上又出现了专门用来挖比特币的“矿机”。目前,中国从事比特币挖矿的“矿工”和“矿池”居世界第一。比特币“挖矿机”即用于生成比特币的电脑,通常有专业的挖矿芯片,多采用烧显卡的方式工作。用户下载软件后运行特定算法,与远方服务器连接后“开机挖矿”,就有望生产出比特币。

  全球首位比特币“矿工”是中本聪,他在首个挖矿的“创世区块”上记录着开始时间——2009年1月3日。而接受第一笔比特币转账的是密码学大师哈尔·芬尼。比特币的“原始矿区”只有这两位“矿工”。当时比特币非常好“挖”,只需下载软件就可自动“解题”,用普通电脑CPU就能完成。但随着币价上涨,“矿工”越来越多,于是每生成2016页账本,解题难度就会动态调整一次。到2010年6月有人开始用显卡挖矿,最终演变为专业的“挖矿机”大战,而竞争的核心技术在于计算机芯片的功率和功效。

  占据全球比特币矿机芯片高地的有美国的Globalfoundries(GF)和俄罗斯巴比特等。巴比特于2013年8月29日售出第一台挖矿机,短短几个月巴比特的矿池总算力就达到世界第二。

  挖矿效率提高刺激和推动着解题难度的加速提升,原本1天能挖一个币,很快下降到0.8个、0.5个,于是就形成了“更贵的比特币—更好的挖矿机—更多的矿工—更高的成本—更贵的比特币”怪圈。

  比特币“挖矿”逐渐规模化、集团化,并迅速进入的产业战略层面。随着比特币挖矿市场快速升温,“云矿机”作为一种灵活高效的解决方案逐渐成为市场主流。

  俄罗斯互联网发展研究所及区块链和数字货币协会目前合作进行一项试点项目,将使用卫星专用半导体芯片为采矿设备供电并最大限度降低工作成本。据报道,普京及其顾问共同拥有的一家公司近期宣布将重点参与比特币挖矿行业。列宁格勒州Drozdenko州长强调“对于比特币生产而言,首先处理挖矿工作的大型区域以及廉价的电力是必需的”。州长办公室已与俄罗斯国家原子能公司总负责人Alexey Likhachev等人就“列宁格勒核电站如何可被用于廉价能源”进行了相关讨论。据当地9月21日报道,列宁格勒州州长正式邀请矿工群体前往附近的索维-波尔地区,现场考察在原列宁格勒核电站创建工业规模的产业园,就近利用廉价核电对虚拟货币挖矿进行成本补贴。有600名企业家和联邦机构代表出席了这次活动,Drozdenko州长表示,在中小型企业的支持下,列宁格勒可充当俄罗斯加密货币挖矿行业的先锋。

  在中国,比特币持有量最低时仅占全球总量的7%,但成交量却是国外的数倍,最高时占全球八成以上。比特币在中国较高的换手率,凸显了部分投资者的投机心理,而在背后推波助澜的则是部分交易平台。当下,加速膨胀的比特币交易平台恐将比特币的风险推向一个新领域——金融。

  一方面,部分比特币交易平台将比特币包装成一种“一本万利”的投资品,吸引投资者涌向交易平台,其中不乏私募基金等金融机构。通过金融机构之间的业务交叉渗透,比特币风险容易蔓延至金融领域。

  另一方面,比特币市场容量较小,没有涨跌幅,兑换价格容易被投机控制,加上对比特币的政策仍在逐步明确过程中,因此比特币的兑换价格波动剧烈。

  另外,目前,中国国内比特币平台高达数十亿元的客户资金缺乏第三方存管。一些比特币交易平台掌握投资者的转账、支付密钥和口令,一旦平台经营者决定跑,瞬间可将大量比特币转移至其他地址,平台经营主体挪用甚至侵吞客户比特币资产没有技术障碍。

  9月4日,中国央行等七部门“利刃出鞘”,联合发布《关于防范代币发行融资风险的公告》,叫停了包括首次代币发行(ICO)在内的各类代币发行融资,重申融资中使用的“虚拟货币”不具有货币属性。

  9月14日,中国国内最大的比特币交易平台之一比特币中国发公告称,该数字资产交易平台14日起停止新用户注册;9月30日数字资产交易平台将停止所有交易业务。15日,另一交易平台微比特也宣布将于同一时间停止交易。比特币中国关停交易的消息公布后,比特币价格暴跌30%,距离9月1日它所达到的历史最高值下跌超过1400美元。

  随着中国对虚拟货币交易踩急刹车,比特币在这个一度繁荣的市场中的前景日趋暗淡。金融博客ZeroHedge称,在2016年年末,中国一度占据虚拟货币交易份额的90%。然而据彭博社计算,中国比特币交易目前仅占全球交易量的23%,虚拟货币市场在中国的规模在1500亿美元左右。

  数字贸易商会Matt Roszak是比特币中国的用户,他认为比特币交易在年底就能得到恢复。Roszak表示,中国或许会为屈指可数的几个交易平台颁发许可,而与协作并获得许可能够继续推进比特币的发展。

  加密货币信息平台CryptoCompare创始人Charles Hayter乐于见到中国和美国等国家加强对比特币的监管。对于仍处在发展初期的比特币来说,Hayter认为加强监管有助于它的化。